字数:10752


               第二十二章

  「啪啪」,有人拍打着被子,我心里头一紧张,心脏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我颤颤巍巍的一回头,一束刺眼的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谁?……谁呀?」我看不清楚是谁,只能问道。

  「是我,列车巡视员。」那个人把灯光照到别处,我才看清楚是一个拿着手电筒的列车巡视员。

  「请问有什么事吗?」我很有礼貌的问道。

  「你上面的中铺的人去哪里了?」列车巡视员问道。

  「我不知道……」我撒了个谎,并且死死的按住姚梅的头,示意她不要乱动。
  「你不知道?不对吧,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

  「你……你怎么知道的?」我心里头有些发慌。

  「小伙子,你们两个今天下午在车厢里那个亲密劲儿,全车厢的人都可以看到,何况我这个给你们换票的列车巡视员呢?」经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他就是中午给我们换票的列车巡视员。

  「哦,对不起,她可能上厕所去了吧?」我接着撒谎,姚梅在被窝里动都不敢动。

  「上厕所?上厕所还带着被子和枕头吗?」列车巡视员指着空空的床铺问道。
  「这个……」我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伙子,你就不要给我打哑谜了,她的被子在你的床上,你们干什么我也不管,只要不把被子弄脏了就可以了。」

  「哦,我知道了……」这么快就被别人戳穿了谎言,心里怪自讨没趣的,幸亏现在是黑灯瞎火的,不然我都不知道我自己的脸红成什么样子了。

  「哎……你们现在这些小青年啊,一个个的胆子大着呢,真是把什么地方都当做你们自己的家……」列车巡视员嘟嘟囔囔的走了。

  「啊……啊……呼……呼……」姚梅终于憋不住了,把被子掀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真是快把我憋死了!」姚梅埋怨道。

  「刚才来了一个列车巡视员,我怕被他发现了……」我解释道。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刚才为什么把我的头夹得紧紧的?」姚梅生气了。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刚才太舒服了嘛……」我嘿嘿的笑道。

  「那你就不管我的死活啦,你知道被子里面有多闷吗?」姚梅把我的手推开。
  「我错了,我错了嘛……」我道歉道。

  「真是拿你没办法,受够你了……」姚梅看到我这个样子,没好气的说。
  「那……那咱们继续?……」我把姚梅的头摁到我的胯部,姚梅乖乖的继续含着我的龟头,我又沉浸在幸福的体验中。

  姚梅呼吸完了后的嘴巴冰冰凉凉的,有一种强烈的刺激感,从他的喉咙里不停地呼出热气,和她冰凉的嘴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不住地扭动着全身,试图缓解全身的酥痒,但是无济于事。姚梅的攻击力太强大了,深喉功力简直无人能敌,我已经领教过好几回了。

  这一次,她一边吃着我的肉棒,一边用自己的头发给我的蛋蛋搔着痒,这种感觉不让我射吧,又想射的不行,让我射吧,又差那么一点点火候,姚梅能够把我的快感拿捏在毫厘之间,真是让我惊叹,如果不是对我特别熟悉,是万万做不到这一点的。

  我感觉到姚梅的口水都流到了我的屁眼儿了,这个浪货,不仅下面水多,上面水也多。我有些感叹,我们老板的两个千金都被我操了,不知道是我占便宜了,还是老板占便宜了。

  纯子和姚梅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女人,纯子娇小玲珑,惹人怜爱,操起来有种辣手摧花的驾驭感,活脱脱的一个小性奴;而姚梅就是一个尤物,丰臀巨乳,美艳绝伦,你操她的时候不会有驾驭的感觉,她这种浪货只有服侍你的时候,你才会感觉道她的价值,就好比现在的这个样子,她的价值体现的淋漓精致,哪怕是在生理期。

  我抚摸着她的秀发,给她以爱的鼓励,她就像一只我养的宠物狗一样,迎合着我,蹭着我的手,她的嘴唇在津液的滋润下,越来越快的高速摩擦着。

  我明白,她那无所顾忌的动作是想让我射在她的嘴里,她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尝过我的鸡巴和精液的味道了。

  我抓住姚梅的头发,一下一下的捅着她的嘴巴,她并没有反抗,而是抓住我的裤子,无声的忍受着,性奴就是性奴,虽然骚浪,但是命贱,享受的还是我们这些男人。

  来吧!贱货!让哥哥射的你满嘴都是精液吧!我用肉棒不停的搅拌着姚梅的嘴巴,她的牙齿硌得我有些生疼,但是我喜欢这种凌辱的方式,把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中,是我们做男人的特有的专利。

  姚梅的脚一直在扑腾,被子里可能太闷了,她好像有些憋不住,她的反抗勾起了我的血性,老子非得把你给治住了,我用脚把被子掀开一个小缝,给姚梅透透气,双手还是死死的摁着她的头,龟头顶在她的嗓子里真是太刺激了。

  我不停的揉搓着她的头发,姚梅的身上真香,连脚上的汗都是香的,我的那些亿万个子孙在我的睾丸里叽叽喳喳的吵闹个不停,姚梅还不停的用舌头舔着我的阴茎,更加的让我欲罢不能了。

  尼玛,对不住了!姚梅!我拉开了闸门,子孙们山呼海啸般的涌出,姚梅的嘴巴越来越鼓,还不停的发出「啧啧」的声音,我死死的按着姚梅的头,就算憋死,你也得给我全部吃进去,不准浪费。

  姚梅使劲的摇着头,哼,既然你还有口气摇头,那你就肯定能坚持下去,继续的给我吃!让哥哥舒服够了为止!

  姚梅似乎对反抗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她身上的肌肉渐渐的松弛了下来,瘫软的躺在床上,嘴巴里含着我的鸡巴,鼻子慢慢的呼吸着,我不用看都知道她是一副怎样的贱样。

  鸡巴慢慢的变小了,也变软了,反而姚梅的呼吸声越来越大,看来我刚才的举动确实把她折腾的够呛,但是我知道她喜欢我这样对待她,一个死心塌地跟你的女人,就是这么听话。

  我抚摸着她的头,给她心理上的安慰,发泄完了,我的心里也觉得舒畅无比,刚才的一幕真是刺激,车厢里还睡着别的乘客,姚梅却躲在被窝里给我口交。这次回家的旅途中真是艳福不浅,在回家的那趟车上,我强奸了学生妹李晨烨,还收藏了她的裤衩,在回广东上班的车上,姚梅又偷偷摸摸的给我口交,想想都过瘾。

  姚梅吧唧着嘴巴,好像在回味精液的味道,女人好像天生就喜欢吃男人的精液,那些骚货自然不用说,就算是良家妇女,她也喜欢吃精液,只不过是仅限于自己老公的。这是为什么呢?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也是姚梅告诉我的。男人的精液是有味道的,而且每天吃的食物不一样,精液的味道就不同。

  比如说你今天吃了很多橘子,那么你今晚做爱射出的精液就是橘子味儿的,再比如说你今天吃了很多玉米,那么你今晚射出的精液就是玉米味的。呵呵,是不是很神奇?那天姚梅在菜地里给我口交,我射出的精液是芝麻味的,那是因为我早上吃的热干面里拌了很多芝麻酱,这也是后来姚梅偷偷告诉我的。

  「今天的是什么味道?」我打趣的问道。

  「呃……」姚梅打了一个嗝,看来是吃精液噎着了。

  「说说嘛……」我嘿嘿的笑道。

  「你今天下午到底吃了多少瓜子啊?里面全是瓜子的味道……」姚梅悻悻的的说道。

  我没有说话,只是把姚梅搂在自己的怀里,安安静静的抱着,姚梅也很享受此刻的宁静,没有再和我多说一句话,我们彼此听着对方的心跳,感受着对方的呼吸,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嗨,该醒醒啦,该醒醒了啊!」一个列车员在扫着过道。

  「还有多久到广州啊?」我睡眼惺忪的问道。

  「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

  「姚梅,快醒醒,快醒醒,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广州了。」我推着还在睡觉的姚梅。

  姚梅在我的催促下,很快的就行了,我们趁着别的旅客还在睡觉,赶紧的打扫了战场,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清点着我们的包裹,准备下车了。

  「还是广东好啊,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姚梅一下火车就发出这样的感叹。
  「广东,我也回来啦……」再次来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我心中感慨万千。

  「廖辉,我们现在去哪儿?」姚梅问道。

  「当然是先去填饱肚子啦,想吃什么,我请你!」

  「算了,我根本没有心思吃外面的东西,全是地沟油,尤其是广东这个地方,什么东西都敢吃,你要是真想请我的话,那就回家给我做一顿饭吧,这样既吃得安全,又可以体现出你的诚意,怎么样?」姚梅看着我。

  「这样啊,嗯,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我作了个揖。

  「开路!」姚梅做了个出发的手势。

  我们来到纯子的别墅,走了这么久,也没有人来打扫,房子里到处都灰蒙蒙的。

  「我去买些菜,你想吃什么?」我放下行李说道。

  「先休息一会儿嘛……」姚梅过来搂住我。

  「怎么了?小红走了?」我打趣的问道。

  「讨厌,人家还不是关心你嘛。」姚梅在我的胸口锤了我一拳。

  午饭做好了,我做了很多姚梅爱吃的菜,这个女孩跟我这么多天一定累坏了。
  「过会儿咱们把特产分成两份,一份给你爸爸带去,另一份我带回宿舍给那俩小子。」我边吃边说道。

  「怎么,你过一会儿还要回宿舍吗?」姚梅问道。

  「是啊,我肯定要回去看看他们嘛。」我觉得姚梅问的问题很奇怪。

  「那你晚上还回来住吗?」姚梅继续问道。

  「回来?回哪里?」我有些纳闷。

  「当然是这里啊!」

  「这里?这里不是纯子的别墅吗?我们怎么可以待在这里?」

  「有什么不可以的?我是她的姐姐,我在这里住一晚上都不可以吗?」姚梅撇着嘴说道。

  「那你就不回去看看了?」

  「不回去了,看到那些东西都伤心……」

  「那好吧,我现在就回趟宿舍,有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

  「那你晚上还过来吗?」姚梅想让我给她一个答案。

  「如果没有别的事儿,我就过来陪你,这样总行了吧?」

  「好,那你去吧。」姚梅满面笑容。

  我来到公司,走在熟悉的宿舍过道里,心里不免有点唏嘘,一个多星期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宿舍被那俩小子折腾成什么样了。

  「我回来啦!」我像个土匪一样一脚把门踹开,但是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
  「都跑哪去了?」我放下行李,自言自语道。

  「辉哥!」背后有人叫我。

  「阿光!」我一转身,看见阿光拎着三个暖水壶站在那里。

  「辉哥,你可把我想死了!」阿光放下暖水瓶,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熊抱。
  「我也想你们啊,小伟呢?没和你在一起?」我向门外瞅了瞅,看看小伟有没有在后面。

  「他在维修间里睡觉呢。」

  「睡觉?这个时候睡什么觉?」

  「我也不知道,这几天他也没回宿舍住,晚上一个人偷偷地出去,白天没精打采的回来上班,都已经好多天了。」阿光说道。

  「哦,那可能他有自己的事情吧,不管他了,来,这是我给你们带的特产,你们尝一尝,这可都是武汉的正宗货。」我把特产拿了出来,摊在桌子上。
  「还是辉哥想着我们……」阿光傻傻的一笑。

  「嘟嘟嘟」,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是莫莫打来的电话。

  「喂,莫莫。」

  「喂,廖辉,到广州了吗?」

  「到了,早就到了。」

  「那你不给我打个电话,报个平安?……」莫莫埋怨我没有给她打电话,又开始一顿唠叨。

  「我……」

  「好了,不说了,我这还有事,平安到了就好。」莫莫挂断了电话。

  「辉哥,小磊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他怎么也不来看看我们?」阿光边吃着东西边问道。

  「他生病了,现在还在我们家那儿的医院里住院……」一提起这件事,我心里头就很难受。

  「生病了?什么病啊?还在住院?」阿光显得十分着急。

  「医生也没查出来是什么原因,只是说他自己吃坏了肚子,只能按照疟疾的处理方法用药,所以只能留院观察,不过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很好,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为了不让阿光太担心,我还是撒起了谎。

  「哦,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再说说姚梅这一边,她把屋子打扫了一遍,然后拎着特产去看他的爸爸酒井彦人。

  「爸爸!」

  「梅梅,你们回来啦?你的气色看起来不错啊!」酒井彦人看到姚梅十分欣喜。

  「嗯,爸爸,这是我们给你带的武汉特产。」

  「好好,放在那里就行了,来给爸爸说说,你们这次玩的怎么样?」

  「这次旅行可好玩啦,我们一路上观看了很多美丽的景色,而且把湖北的小吃吃了个遍,我们在农家乐里住的,那里还有戏班子唱戏,我还穿着他们的服装跳了……」姚梅越说越起劲。

  「你妹妹呢?她没有和你一起回来?」酒井彦人注意到纯子没有和姚梅在一起。

  「她没有和我一起回来,她的男朋友在湖北生病住院了,她得在那照顾她男朋友?」

  「什么!你把你妹妹一个人留在湖北了!」酒井彦人火冒三丈。

  「是……是啊……」姚梅有些害怕,她没有见过酒井彦人发过这么大的火。
  「你……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酒井彦人一拍桌子。

  「我怎么啦?」姚梅疑惑道。

  「纯子还是一个小女孩,她从来就没有独自出过远门,这次我是看在你也去武汉,就同意你带她出去玩,你倒好,把她一个人丢在那里,你先回来了。」酒井彦人气得声音发抖。

  「她都已经18岁了,早就是一个成年人了……而且……」姚梅狡辩道。
  「你给我住口!你作为一个姐姐竟然把妹妹丢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自己回来了,你认为你这么做,是一个合格的姐姐吗!」酒井彦人的声音越来越大。
  「哼……哈哈哈哈……」姚梅突然狂笑。

  「你……你笑什么?」酒井彦人问道。

  「我笑你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姚梅厉声喝道。
  「我?冠冕堂皇?」

  「对,就是你!你说我这个姐姐做的不合格,难道你这个父亲就做的合格了吗!是谁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抛弃了我的妈妈?是谁在最应该给我父爱的时候对我置之不理?是你!全是你!!」姚梅一转身,哭着跑了出去。

  「梅梅!梅梅!」酒井彦人喊着姚梅,却无济于事。

  「呜呜呜」,姚梅在大街上边走边哭,她又回想起自己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她本来就有一些精神衰弱,刚才又和酒井彦人大吵了一架,弄得她现在脑子木得发麻,就像一个游魂一样游荡在大街上。

  她越想心里越郁闷,急需一个倾诉的对象,于是她拨通了我的电话,结果等来的是一段忙音。

  「该死的廖辉!故意不接我的电话是不是?」姚梅气呼呼的,于是她又拨通了阿光的电话。

  「阿光,廖辉现在在不在宿舍里?」

  「哦,是梅姐啊,他已经出去有一阵时间了。」

  「有一阵时间了?他和谁出去的?」

  「我也不知道,他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了。」

  「谁给他打的电话?都这么晚了……」姚梅看见天色早已漆黑。

  「好像是一个女的给他打的电话……」

  「一个女的?」

  「是啊,辉哥接了这个电话以后就出去了,把还把我的上网卡拿走了……」阿光就是傻乎乎的,姚梅问他的这些问题,他的脑子都不过一下,就把实话全都说出来了。

  「好的,我知道了。」姚梅挂断了电话。

  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本来想去纯子的别墅陪姚梅,可是还没走出公司的大门,莫莫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说她很想我。我只能在电话里安慰着她,可是她怎么都不愿意,说非要见我一面不可,我有点不知所措,广东和湖北离这么远,想要见面岂不是天方夜谭?但是莫莫早就想好了主意,说让我上QQ,和她视频聊天。她一个劲得哀求我,我拗不过,只好答应她了,我想起阿光那里还有一张上网卡,就回去问阿光要了过来。

  我去了公司后门最大的一家网吧,天翼网吧。今天上网的人并不多,可以说是空空如也,所以网吧的网管也觉得无所事事,在那里躺着看连续剧。

  「给我开一间vip 包间!」我把钱丢在吧台上。

  「身份证!」网管懒洋洋的说。

  「今天网吧里面的人怎么这么少?」我把身份证递给了网管。

  「今天晚上有showgirl游戏展,全都去那里了……」网管无奈的把身份证还
给了我。

  「多少钱?」

  「包夜50,单上每小时8 块。」

  「我这里有卡,包夜。」我算了一下,如果上个通宵,还是包夜划算一些。
  我选了一个角落里的vip 包间,嗬!真是不来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怪不得这个网吧,平时生意这么红火,配套设施做的相当齐全!包间里的座椅已经改成了皮质沙发,电脑显示器和键鼠新的锃亮,估计每天都有人来擦拭和保养它们,显示器的旁边有一个书架,上面有很多杂志,我翻了翻,都是一些游戏杂志和黄色漫画。有一个卡槽里面还有很多光碟,上面都落了一层厚厚的灰,瞅了一眼才知道是A 片,呵呵,这么豪华的网吧也有老土的一面,现在谁还用光碟看A 片,都是在线观看了,我摇了摇头。

  「嘟嘟嘟」,我的电话响了,是莫莫。

  「莫莫!」我赶紧接了电话。

  「你找到电脑了没有啊?」

  「找到了,找到了,我还专门包了一个vip 包间呢!」

  「那你快点儿,我已经在线了,等了你好久了,我的qq号是……」还没视频莫莫就开始撒娇了。

  我赶紧打开电脑,登上qq,加了莫莫的号码。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裎了裎衣领,第一次视频聊天,必须保证自己阳光帅气的形象,妥妥的。莫莫发来了视频聊天的请求,我点开之后,穿着白色薄纱睡衣的莫莫赫然出现在我面前,她的斜刘海已经烫成了卷刘海,显得更加洋气了。

  「小辉,我今天漂不漂亮?」莫莫双手搭肩,左右转着让我看。

  「漂亮……漂亮……」莫莫好像没有戴胸罩,那双大奶子藏在薄纱后面若隐若现的,把我的口水都馋下来了。

  老二又不听话的翘了起来,我把它往下按了按,可是一松手,又翘起来了。
  「小辉,怎么了?」莫莫注意到我不大对劲。

  「没什么,想你了呗……」其实是我的老二想她了。

  「我也想你啊……」莫莫害羞的说道。

  「不是这种想你,是那种想你……」我故意把话说的很含蓄。

  「你说什么?我不太明白?」莫莫一副无辜的样子,不知道她是真的不明白,还是装着不明白。

  「我……想……操……你……听明白了吗?」我这回又把话说的很露骨。
  「啊呀,讨厌死了你……」莫莫害羞得把脸捂了起来,不住地摇着身体,胸前两团鼓囊囊肉球也随之舞动起来。

  「我实话实说而已嘛,本来就想你……」我嘿嘿一笑。

  「那……那怎么办嘛?」莫莫说道。

  「还能怎么办?只好忍着呗。」我虽然这么说,但是早就把裤链拉开了,老二探头探脑的露了出来,我看着莫莫,握着老二不停的撸啊撸,以此来缓解我的亢奋。

  莫莫一直在和我说一些家常话,听得我都腻了,老二还是在那儿直挺挺的站立着,手都把我撸红了,但是始终没有找到撸点。

  「小辉,你听我说话没?」莫莫可能发现我有点走神。

  「啊?听着呢,听着呢……」我一听莫莫在叫我,立马应了一声。

  「那我刚才在说什么?」莫莫问道,我一听坏了。

  「你说的是……诶?莫莫,你这身睡衣挺好看的,哪儿买的?颜色不错,质地看起来也不错!」我脑筋一转,把话题引开了。

  「我刚才就问你我今天漂不漂亮,你都没回答我,这是我在西街口的一家买的,那个老板……」莫莫叽里咕噜说了一堆话,我又在想别的了。

  思来想去,还是看着这A 片撸一发吧,我不可能让莫莫像那些视频交易的卖肉女郎一样,在摄像头前面对着我摸奶抠逼,刺激我的性欲,一是害怕黑客偷偷的截屏,二是这样不利于我和莫莫之间的感情,说真的,我对莫莫有一种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感觉。

  我翻了翻卡槽里的那几张光碟,都是前几年的老片子了,而且多是欧美那边的,我不太喜欢那么重口味的。那怎么办呢?咦,小磊和小伟经常上的那个网站叫什么来着,性吧春暖花开,对对,而且前几天那个屌丝男医生对它评价也不错,就它了!

  我百度搜索了一下「性吧春暖花开」,下载了一个地址发布器,嘿!还真方便!根据地址发布器上的操作步骤,傻瓜式的操作,一步一步的就进了网站的主页。这个网站里面有很多版块,看得我眼花缭乱,有「网友自拍版块」,「亚洲无码版块」,「原创自拍版块」等等等等,我都不知道看哪个好了。

  「廖辉,你干嘛呢,听我说话了没有?」莫莫发现我又走神了。

  「我在听你讲话呐,换个姿势……」我装作一本正经地坐了起来,其实我是想近距离的看一看里面的图片。

  「这还差不多……」莫莫微微一笑。

  我托着下巴,一点一点的往下拉着网页,看着每一个主题的名字。突然一个名叫「刚刚在微信上操到的美艳少妇,奶大水多逼嫩」主题吸引了我,我进去一看了一会儿,妈的,这么老的一个妇女,还叫少妇?胸口的那一对奶子倒是挺大,但是乳晕也太黑了吧,奶头肿的像一个黑枣一样,看的我都想吐!看到这么一个开头,我再也没有心情继续看下去了。

  「监控偷拍光头佬在家和阴毛茂盛的女友草逼……」这个题材够火爆,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

  「廖辉,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清楚?」

  我靠!我竟然能失声念了出来!

  「呃……没有……网管发过来一个公共消息,我念了一下……」真是太悬了,幸亏莫莫没有听清楚,我才能编一个谎话把她哄了过去。

  我继续托着下巴,一点一点地浏览着小电影,这个女的长得还不错,奶子也挺圆润的,长得有点像纯子,身材也不错,不胖也不瘦,符合我的审美标准。就是这个男的长得也太老了吧,岁数和门口修皮鞋的那个老头儿差不多大,头发已经白了不说,中间还留着像齐达内那样的秃顶,骨瘦如柴的样子,真是没心再看下去了。

  我又找了几个名字吸引人的电影,但是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让我看着不爽的镜头,我今天偏不信邪,非找到一个不可。

  「对不起,您今天的浏览额度已用完。」视频上出现了这样的字幕。

  什么情况?我又打开了另外几个电影,结果出现了一样的字幕。看个电影还需要浏览额度?我查了一下我的权限,原来我的身份是游客,如果需要浏览更多的视频,必须提升我的权限。我心里哼了一声,闹了半天,不就是想让我注册一个账号吗?

  叫什么名字好呢?直接起名廖辉吧,靠!我的名字还被别人注册了,看来这个世界上叫廖辉的人很多啊!那就想一个偏一点的名字吧,我现在身在广东,也就是一个小小的维修工,茫茫人海中不值得一提,就叫「粤海一粟」吧,果然注册成功了。

  注册后的会员浏览权限果然不一样,比起游客来可以浏览的电影更多了,我又在生活自拍版块里浏览着众多妹妹的生活照片,真是花样繁多,美不胜收!我边看边撸着,感觉不用看毛片就可以撸出一管子,莫莫还在那里不停的说着,看着她那随着说话声而抖动的酥胸,我真是醉了,陷入了意淫的狂潮,那天晚上在黑舞厅里和她池边缠绵的画面又浮现在我的面前「廖辉!你可让我好找!原来躲在这里!你在这里干什么?」姚梅从天而降,把我吓得手一哆嗦,包皮差点褪掉一层。

  「姚……姚梅?……你怎么来了?」我下意识的用手把话筒牢牢攥住。
  姚梅看到我左手撸着老二,又瞅着显示器,上面是莫莫的视频和性吧的自拍图片,立刻明白了。

  「廖辉,你可太有出息了!竟然跑到网吧里来打手枪?还是对着这个骚狐狸!我……我……」姚梅气得一把扯掉我的耳机。

  「小辉,发生了什么事?」莫莫在那边看到我的耳机被一只手打掉了。
  我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把摄像头转到一旁。

  「没事,没事,网管检修电脑……」我松开手对着话筒慌忙说道。

  「检修电脑?廖辉!我今天算是认清你了!鬼话连篇,寻花问柳,骚狐狸一个个的都来勾引你,你拿过来,我跟她说!」姚梅一边骂着,一边把抢着我手里的话筒。

  这个女人发起疯来力气也太大了!我发现话筒很快就要被她抢过去,灵机一动,索性把话筒给了她,顺手把话筒的插头给拔了。

  「喂!你个骚狐狸!敢勾引我的男人!你……」姚梅抢过了话筒,洋洋得意的看着我,对着话筒一顿足骂,可不久又发现话筒的线被我给拔掉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反正我这边干什么,莫莫那边是听不到也看不到。

  「我干什么?你先看看你自己吧!噗……」姚梅指了指我的下面,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我怎么了?」我顺着姚梅手指的地方看去,裤子早就顺着腿掉在了地上,被我撸得红通通的老二像一个门把手一样,直挺挺的立着。

  姚梅把小坤包往桌子上一扔,立刻蹲下来,扶着我的胯部就吃了起来。
  我被姚梅这个突然袭击彻底打败了,两腿瞬间站立不稳,重重的坐在了沙发上,姚梅跟着跪在了地上,嘴巴不停的套弄着我的大鸡巴,她的秀发也在不停的抖动,轻轻的撩动在我的肚皮和阴毛上,真的好刺激!我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双腿,任由姚梅摆布。

  「嘟嘟嘟」,我的电话响了,不用看,我都知道是莫莫打来的。

  「小辉,我怎么看不见你?也听不见你的声音?你那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莫莫着急忙慌的问道。

  「没有,网吧有条线路经过我这台机子,网管在检修……喔……嗯……」姚梅开始用舌头舔我的阴茎,我舒爽的叫出声来。

  「小辉,你怎么了?」莫莫听到我的叫声感觉不对劲。

  「没什么……胳膊不小心蹭破了……噢……」我担心莫莫听出来什么,就把电话挂断了。

  姚梅一边给我口交,一边瞪着她那双杏眼,好像在埋怨我的花心,我没有再看姚梅的眼睛,只是专注享受姚梅的服务。

  忽然,姚梅吐出了我的鸡巴,撩起自己的裙子,把她的小内裤慢慢的褪到脚跟,靠!看这架势,她是准备和我玩坐莲花啊!

  「姚梅……」我看见姚梅的阴唇上还沾有血迹,知道她还在生理期,这样不干净,而且对她来说有危险。

  「怎么了?」姚梅转过头来。

  「你那里……还没好……」我指了指。

  「没事的,我给你肛交……」姚梅淡淡的一笑。

  我心里一下子震惊了!姚梅竟然在生理期还给我肛交,她是不是气糊涂了?还是……难道她是为了抓住我的心而……其实我和莫莫的事情她一点都不知道啊,莫非女人的第六感真的这么诡异?通过一次短暂的见面,就可以把对方的内心看透?这……这也太可怕了「嘟嘟嘟」,又是莫莫打来的电话,我把手机扔在桌子上,不想接。

  姚梅抓着我的鸡巴,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自己的肛门,我的鸡巴早已被她舔得湿漉漉的了,她用我的鸡巴顶着自己的肛门,轻轻的打着转转,一点一点的往里面推。

  姚梅的肛门好像伸缩力很强,开始顶的时候很紧,但是龟头没入一半以后,肛门的门洞似乎大开,就像大蟒蛇吞着一只成年羚羊一样,一点点的往里掖着,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肛门的吞噬感。直到肛门完全纳入我的龟头以后,这也意味着肛交最大的难关已经克服,因为龟头是整根肉棒最粗大的部分。

  「啊……喔……」姚梅发出颤抖的呻吟声,并且身体开始一上一下起伏着。
  姚梅的肛门里好热,而且内部褶皱的摩擦力很强,我给纯子肛交的时候就没有这种感觉,纯子的肛门里是湿滑的,温热滑润,可能是嫩的缘故吧。姚梅的肛门里火热异常,摩擦又比较凶狠,套弄了两下我就就招不住了,还好,我有我的秘诀我可以想着别的事,转移我的注意力,这一招是相当管用的!大家都可以试试,比如说,我想着我的钱包里有多少钱,从最大的往最小的数,数得越细越好,就是为了增加转移注意力的时间。再比如,回忆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从早上到晚上,一件事都不落的回忆,哪怕是吃了一顿早饭花了多少钱,都要多想想,这样也可以增加转移注意力的时间。

  没过多久,「嘟嘟嘟」,我的手机铃声又响了,我刚要把电话拿过来,却被眼疾手快的姚梅拿走了。

  「喂~」姚梅发出她那狐媚的声音。

  「呃……你是谁?小辉呢?」

  「小辉也是你叫的?你不记得我了?辉哥他现在正在我后面用力的操我呢……嗯……喔……好粗……好大……好长喔……嗯……」姚梅发出骚浪的呻吟声,显然,她是为了气莫莫。

  「你……你放屁……你到底是谁?把电话给廖辉!」莫莫在电话那头歇斯底里的喊了起来。

  「你不相信?要不要看看我们做爱的场面?哈哈哈哈……」姚梅浪笑道。
  姚梅把电话放在桌子上,以最快的速度脱去上衣,还把胸罩解开套在了我的脖子上。

  「你……你要干什么?」我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疯了。

  「干什么!拿过来!」姚梅把我的手放在了她那引以为豪的大奶子上。
  姚梅的奶子抓起来就是舒服,很有质感,肥而不腻,我不由自主的多捏了两下。

  「我就让你看看我们在干什么!」姚梅抓起手机吼了一句,随即又把摄像头转向了我们。

  我靠!尼玛!这不是毁我吗?整个镜头里都是我和姚梅做爱的画面,我脖子上挂着姚梅的胸罩,手抓在姚梅晃动的大奶子上,姚梅更是配合的一上一下的摇摆,就是让一个傻子来看,都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莫莫,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我试图起来向莫莫解释,可是姚梅把我压着根本使不上力气。

  「还解释什么呀?我们在干什么,人家看不出来吗?嗯……噢……嗯……再用力点儿……辉哥……深一点儿……操我……操我……」姚梅以更夸张的姿势和叫声刺激着莫莫。

  我看见莫莫惊得呆在了那里,嘴巴都合不拢了,但是不久之后,莫莫就把视频关了,电话里也传来了「滴滴滴」的忙音。

  「姚梅……你……」我想发火,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发不出来。

  「我什么?……还不都是为了你!」姚梅怒睁杏目。

  突然,vip 包间的门打开了各位看官,此章已毕。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分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boxx18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