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亚洲色图  »  父亲的女奴
父亲的女奴

我的名字叫做丁筱柔,目前16岁,是个刚上高中的少女,而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病去世了,自从我有印象以来,都是父亲一手把我带大的。

我的父亲叫做丁圣杰,长得不是很帅,但高高壮壮的。

在父亲一个人的照顾之下,我也顺利地长大了,父亲身兼母职给了我双份的爱,可以说父亲对我的爱可以到宠爱的地步了,不过虽然集宠爱于一生我并没有因此而学坏,反而为了不让父亲担心,学业、品行都可以说是学校的佼佼者,但在我渐渐成熟后,我却因此对父亲有着特殊的感情。

而这份感情是不可以出现在父女之中的,我只能埋藏在心里,靠着在网路上写文章来抒发这份感情。

这篇文章的名字就叫《父亲的女奴》,在这文中我将父亲变成了一个对自己女儿有强烈的佔有慾望,原本温和的父亲在我的文章中却变成了一个大变态调教着自己的女儿。

或许文章所形容的是我内心深处的希望,而时间一久,网路上也出现了不少支持者,甚至还开了讨论区来讨论我的文章,一直到有一天的晚上。

爸,你碗放着就好,我来洗。

父亲每天辛苦的上班,我自然地也尽量去分担家务。

小柔妳真乖,爸爸要準备明天开会用的东西,妳如果没事情的话就尽量不要来打扰我。

爸爸从小就叫着我的小名小柔,其实小名跟我的真实名字可以说唸起来都一样。

别太累了,要注意身体喔!我看爸爸每天都很忙。

单亲家庭都是一样,早上要帮我弄到学校去,然后又要赶到公司去上班,原本上班完可以休息却是要接小孩放学,回家后还得打理家务和晚餐。

把碗洗好后,我切了盘水果让爸爸吃,我打开门时爸爸全神贯注的没注意到我,但我却被爸爸的举动感到惊讶。

啊啊……啊~~爸爸只穿着上半身的衣服,下面什幺都没穿,手不断搓着那可怕的阳具。

我虽然常常在网路上写文章时提到男性的阴茎,但自己却从来没有看过。

我赶紧躲到门后把门带上,只留下一个门缝,深怕被父亲发现。

明明知道不能偷看,但对于性的好奇又让我偷看了下去,我看到父亲的阴茎非常雄伟,上面还浮现一条一条的青筋。

回想到国中有上过健康教育课,知道男女性爱的方式就是把男性的阴茎插入女性的阴道内,我看了看父亲的阴茎,我很怀疑那幺巨大的东西怎幺可能放进我的小穴里?我也有自己自慰过不少次,但顶多只是用一只手指伸进去就觉得很紧了,我竟然有种期待父亲将他阴茎塞入我下体的想法。

我仔细地看着父亲面前电脑萤幕的画面,上面竟然是我所写的文章,我不敢相信父亲竟然用我所幻想的文章来自慰,说不定父亲现在满脑子都是我的身影。

我突然一阵兴奋,赶快回到房里打开了电脑开始撰写着我的幻想,而我进入到我的讨论区看到了有很多人回应着我,突然发现其中有一篇X先生回应让我特别注意。

我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儿,我也好想像文中般调教她。

X先生写着。

那就去调教她啊!加油喔!我回覆着他。

一个想法从我脑中闪过,如果可以用这篇文章好好引导父亲的话,说不定父亲会因为受不了而来袭击我。

我开始慢慢地在文中加上女儿很愿意配合父亲的剧情,希望父亲能够感受到如果做了跟文中一样的事情,也不会有任何惩罚。

久而久之父亲对我的感觉渐渐改变了,开始常常抱我、亲我,虽然说这对父亲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情,但也太过频繁了点。

随着一天天的过去,原本从亲吻脸颊到耳朵,再从耳朵一直到脖子,慢慢地超越了父女禁忌的那条线。

每天在我洗澡时,我都会期待着父亲会不会进来袭击我?而终于这一天也到来了。

我像平常一样把洗澡水放好,衣服脱下来后,我发现洗髮精没有了,我大声的喊着父亲,而父亲也帮我拿了洗髮精,就在那一瞬间父亲的眼睛看到了我的身体,压抑了数十年的慾望一口气爆发了出来。

爸,等等!我惊呼着。

父亲直接把我推到浴缸里,哗啦一声我跌进了浴缸中,爸爸这时也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

我原本以为父亲会很温柔地对待我,但幻想跟现实的差别非常巨大,我轻忽了男性激素将理智吞没后,女人在他的眼中就只是个洩慾的工具而已。

不要……跟预期不同的反差,让我反抗着父亲的兽性。

但一切都跟小说中一样,父亲用着巨大的力气取得了主控权,女儿完全无力反抗,只能接受这一切。

父亲开始舔弄我的胸部,乳头初次被舌头触碰着,让我不禁一阵颤抖,接着父亲的嘴也跟着吸了上来,用牙齿咬住了奶头。

好痛……不可以……我感到我的乳头渐渐地硬了起来,父亲的玩弄使我感到非常疼痛。

我虽然不断地想推开父亲,但父亲巨大的身躯压着我,让我根本无处可逃。

父亲一手用力捏着我的胸部揉来揉去,而大腿传来硬物顶住的感觉,我眼睛往下一看,正是父亲那雄伟的阴茎!求求你放开我啦……我哭了出来以前只要我一哭,父亲一定会凡事都让着我,但现在我的哭泣只是让他增加侵犯我的快感。

原本希望父亲侵犯我,但当父亲真的如我希望时,我却是无法承受。

妳忍忍,等等就会舒服了。

父亲对我说着。

父亲拉开了我的双腿,因为在水里,所以也不需要任何湿润,爸爸用巨大的龟头顶着我的细得像个小缝的小穴,未经开发的粉红色阴唇正是处女的证明。

我马上了解了爸爸的想法,我摇动着我的下半身不让父亲轻易地把我的处女夺走,但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父亲很快地就看準了我的小穴,用力地把龟头挤了进去。

不要啊!我大声哭喊着。

我感到我的下体渐渐被分开,原本紧合的肉壁被龟头穿出了一个缝,再来下体传来一阵剧痛,我的处女终于被父亲给夺走了。

好痛!不可以……心里五味杂陈的我,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被父亲夺走处女而开心或是感到难过,但确定的是疼痛令我开始恐惧眼前的这男人。

再怎幺说父亲也是过来人,插入之后不马上开始动,而是静下来让我的小穴开始习惯阴茎在里面的感觉。

而里面的肉壁也自然地又合拢了回去,紧紧地吸住阴茎,我两个眼睛都哭红了,眼泪不停地流着。

只见水中浮出了几道血丝,然后又化了开来。

父亲虽然不马上干我,但上半身也没闲着,父亲强吻了我,我的初吻就这样被夺走了,原本以为会是美好的第一次却是如此可怕。

呜……我感到难以呼吸。

接着父亲的舌头想伸进来,我紧闭着牙齿,深怕一放鬆就被父亲突破。

但这一切早就在父亲的预料之中,父亲轻轻的把腰更往里面推进,龟头紧紧地被我从未触碰过任何东西的花心给紧紧吸住。

啊!花心初次被触碰到的感觉,使我叫了出来。

这时父亲也抓準时机把舌头伸了进来,我不断地想用我的舌头把它推出去,但反而被父亲缠绕住,两个人的舌头不停交互缠绕着。

突然我开始有种奇怪的感觉,慢慢地我的阴道习惯了父亲阴茎,开始分泌出準备初次性交的润滑液,虽然我心理还没有準备,但我的身体却已经準备好了要被父亲侵犯。

而阴茎泡在我的淫水之下,父亲也知道我已经作好了準备,身体开始动了起来,原本消失的疼痛也开始在父亲粗鲁的动作之下又痛了起来。

爸,不要动……好痛……好痛……我两手用力搥着父亲的背。

随着每一次的抽插,处女血又一次次的被带了出来,性器官的交合处附近的水被染成红色的。

父亲每一次抽插都很大力,只留下龟头在我的身体里,然后再用力地用龟头去亲吻着我的花心,我的花心每次都紧紧地吸着父亲的龟头,父亲感受到无比的快感,也就更用力地往我体内深入。

我感到我整个人都快要裂成两半了,原本反抗的双手因为疼痛只能紧紧地抓住父亲的背,而我的胸部一次次地被父亲的胸膛挤压着。

慢慢地我却开始爱上了这感觉,虽然下体感到强烈的痛楚,但心里慢慢地平复,想着以后父亲就只会爱我一个人,我不禁高兴了起来。

突然父亲原本压在我身上干着,现在却把我拉上去自己躺了下来,变成我骑在父亲身体上。

我一丝不挂地全部都暴露在父亲的眼前,我害羞的遮住自己的胸部,父亲也开始往上顶着。

因为是在水中交合,所以一切的动作都会变慢,却也因为这样让我感觉到父亲的大阴茎慢慢穿过了我的身体,到达我最羞耻的内心。

不要看……我害羞的叫着。

小柔真漂亮,让爸爸看个够吧?爸爸把我的手给拨了开来,乳房随着父亲的动作晃啊晃的。

开始习惯父亲的抽插后,身体开始涌出快感,一阵阵的舒爽感不断地向我袭来,与疼痛结合在一起,让我想反抗但却又捨不得离开。

我被父亲插得无力地往父亲身上趴,这时一双手贴到我的胸部上撑住我,并且开始揉着我的胸部,我的两颗奶子都被捏到变形了。

父亲开始加快了抽插速度,我不断地感觉到我的花心快速重覆吸住父亲的马眼亲吻着,而拔开的那一瞬间所产生的刺激让我毫无招架之力。

好奇怪,好痛但又好舒服……想停又不能停下来啊~~我快疯掉了……我疯狂地淫叫着。

啊……好舒服……再来,再来……啊……好痛!轻点……再用力点……我不停地在疼痛和快感之间徘迴着。

父亲也被我那初嚐肉棒的小穴弄得爽翻天,肉壁里每个皱摺都是如此完美,多一个或少一个都是不行的。

父亲感到我的小穴就像个精液吸引器一样,不停地想把父亲睪丸内的精子吸走。

而在乱伦的心理刺激下,再厉害的男人也会撑不住的,小柔,我要射了!要射了……啊~~父亲大喊着。

不行在里面,会有小孩的,不要啊!我意识到我有可能会怀上父亲的小孩,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龟头紧紧被花心给吸住,精液一滴也不少的直接射入我子宫深处。

我虽然知道今天不是危险期,但却也不是安全期,也就是说都有可能。

第一次的受精非常持久,从第一发到现在完全没有停止的迹像,每一发都是那幺的强而有力,我彷彿能感受到我的子宫被强力的水柱喷射着。

呜……不知为何,我虽然心里头有点高兴,但还是为了我的处女丧失而流下了眼泪。

而父亲则是摸摸我的头想安慰我,但却说不出话来。

渐渐地我终于感到父亲的射精慢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