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转载春节前刺激的性爱
转载春节前刺激的性爱

我和妻子两家是世交,我俩可谓是青梅竹马,从小感情就很好,在大一的时
候她就把自己的清白之身交给了我,2000年毕业后我俩各自找了个不错的工
作,虽辛苦,但收入不菲,所以,早早的就买了一套房子,结了婚,把生活安定
了下来。不知不觉中,我俩的性爱歷程已经将近10年了,在这10年,我俩
有过偷偷摸摸的性爱,有过光明正大的性爱,还有过……呵呵,不能对外人道的
另类性爱。
反正大家不知道我是谁,我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就把我们刺激的过程写了下
来,妻子审稿后,贴出来和大家分享。
我的心底一直有种慾望,就是淫妻慾,看色情小说的时候,不喜欢那种操了
別人的妻子,然后沾沾自喜的情节,我喜欢的是那种自己妻子被操,但又感觉特
刺激的那种。所以,我沒有玩儿过交换,而是玩儿过不少3P甚至多P。故事就
从这开始吧。
那年春节,孩子一放假就和他奶奶回乡下老家去了,那是他玩乐的天堂,
我和妻子还要上班,所以衹能等到节前才能回。沒想到二十九的一场大雪,高速
一下子封了,火车票也衹能买到大年初一的,本来四五个小时的车程,结果一下
子就回不了家了,衹能幹等。我和妈妈通了通电话,知道孩子玩儿的非常开心,
妈妈也知道路况不好,就让我们在城过年。
大年二十九,年味儿是越来越浓,我和老婆睡到中午才起,百无聊赖的,我
打开电脑,登上QQ,沒想到群好多人,大都是回不了家的。有人就建议大家
联谊,我一听,是啊,刚好就我俩,何不找个单男来家玩儿呢。看看群,小
张也在,就约他来家玩儿。小张和我们玩儿过几次,人不错,妻子也很认可他。
小张跟我说,他和一个朋友在一起,也是同道中人,衹不过不是这个群的。问能
不能一起来,我犹豫了一下,小张见我不回答,跟我说这个朋友功夫不错,人也
很有素质,我想了想,就答应了。
跟妻子说了一声,她脸就红了:「死样,有把我卖给人家了。」
「嘿嘿,妳应该谢谢我,有要让妳爽了。」我拍了拍她屁股,陪着笑说道。
「哼,我就让別人操,操死我,谁让妳不喜欢我,就知道卖我。」
「冤枉啊,老婆,我这是让妳充分享受人生,享受性爱,这是我对妳最大的
爱。」
「不跟妳说了,待会儿人家来,咱的饭菜不够啊。」妻子正经的说道。
「沒事,我去买点菜,回来一起做个饭不久行了。妳在家打扮打扮吧。我可
不想让人家说我家的女人是黄脸婆。」
「哼,我是黄脸婆,那天下就沒有美女了。」说的也是,我妻子长的还是很
好看的。身材也好,我俩的生活条件比较好,妻子也经常美容,所以,30多岁
的人了,看起来还是那样的年轻。
「好了,我去买菜了。」
「去吧,顺便再买些瓜子水果,毕竟该过年了,这还是咱们第一次在城过
年呢。」妻子说道。
傍晚我和妻子正在准备饭菜的时候,他们来了,都是因为大雪而回不到家的。
小张我们比较熟悉,这个小李和小张差不多,长得挺男人的。身体一看就很壮。
我家暖气很好,所以他俩就把外衣脱了,衹穿着秋衣秋裤,呵呵……叁个大男人
的腿间都是鼓鼓的,看来妻子今晚有的爽了。
「嫂子,我来了」,小张走到厨房,「嗯……啵。」
「坏蛋,一来就欺负我。」妻子和他比较熟,毕竟玩儿过几次3P。女人就
是这样,平日道貌岸然,不可侵犯,一旦有了肉体的接触,就放荡的毫无羞耻
了。
「这是我朋友,李明杰。」小张拉过小李,介绍到。「这是咱嫂子。」
「妳好,」「妳好。」
「这是幹什麽啊,这麽硬邦邦的招唿。来个亲密的。」我在他们身后说道。
反正早晚会更亲密的。
「妳……啊!」妻子刚抬手要揍我和小张,不防小李一下子抱住了她,在她
脸上亲了一口,看来小李还真是有经验。
「哈哈哈……嫂子,小李怎麽样啊,有男人味儿吧。」我打趣道。
「哼,都比妳有男人味。妳这个臭老公。」老婆知道早晚都要亲密接触的,
也就放开了。
「饭好了,发妳们几个收拾桌子,端菜。」老婆红着脸,假装瞪我们几个。
「喳……」小张单膝跪地,就像太后面前的太监一样,「哈哈哈……」我们
几个都给都笑了,这就是我们喜欢小张的原因,很活到,不会让气氛尴尬。
我们一边看春晚,一边热热鬧鬧的吃饭。我们的笑话越来越黄,越来越色,
客厅的灯衹剩下四周那种昏黄色的小灯了,气氛也是越来越暧昧……
「我们打牌吧。」饭后休息了一会儿,我提议道。大家都知道这就是游戏的
开始,能让妻子很轻松的融入到这个色情游戏中,心理上的感受更加的温馨,所
以,大家玩儿3P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气氛的引入。
玩儿牌的过程就不多说了,大同小异,由学猫叫,学狗叫,到跳艷舞,再到
脱衣服,气氛一点点的淫荡起来,四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发起情来,然后,看看时
间差不多了,就让小张和小李去洗个澡,我们已经洗过了,就先回到了卧室。
来到了卧室,忍不住和妻子脱光了衣服,我先躺在床上,妻子骑在我身上,
我那硬邦邦的鸡巴慢慢的插入了妻子的阴道。
「哦,好大啊,好爽……」妻子忍不住呻吟起来,我一边揉搓着她那高挺的
乳房,一边用手指捏那两个嫣红的乳头,「嗯……老公,用力,妳捏到我好爽啊。」
那那是她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之一,稍微一挑逗,我妻子就会很快进入状态,不大
一会儿,两个单男进来了,见状也脱掉了衣服,半跪在我的两边,一边吮吸妻子
的耳垂,一边接替我揉搓妻子的乳头,我则扶着妻子的屁股,一下下的撞击着妻
子……
身上所有的敏感点都受到了刺激,妻子早就忍不住了,一边呻吟,一边还主
动的动起来,我压住她的屁股,不让她主动,这时,她的姿势实在是太淫荡了,
就像是一衹企鹅,跨坐在我身上,上半身微微的向前倾,两衹手一边一个,不停
的揉搓着大鸡巴……
很快的,妻子的意识混乱起来,呻吟声越来越大,我知道,她快高潮了,但
现在还不是她高潮的时候,我立刻叫了停。妻子已经沒了意识,「老公,操我,
不要停啊,求妳们了,不要停……」
「老婆,来点私房话」这是我俩之间的秘密,现在,我忽然想暴露给两个单
男。
「不,不要啊,老公,我……我说不出来……」
「说不出来,」我用力的收了一下小腹,然后用力一顶,「啊……顶死我了
……啊……」
「爽不爽」
「爽,我还要,在给我,老公,求妳了,给我啊……」处于高潮边缘的妻子,
早就失去了矜持。
「那还不简单,说些我爱听的。」
「老公,妳……妳坏……」
「啪,啪,」我用力打了她的屁股几下,「快说,要不我们就不玩儿妳了
……」
「我说,我说,」妻子忍不住了,开始满足我的要求……
「老公,操我,操我全家,我家的女人都是妳的母狗,我妈妈的老逼,我二
姐的嫩逼,都是妳的,操我啊,求妳了,老公……」
在我的示意下,小张和小李又开始了舔耳垂,揉咪咪,妻子已经失控了,按
照我的爱好淫语起来……
「我们都跪在床上,任妳操啊,老公,妳随便操吧。操死我们吧。」
「不行,两个弟弟还憋着呢,怎麽办」
「啊……啊……,都来啊,都来操我家的女人啊,妳们随便操,操死我们吧
……」
妻子在我们的调戏下,浑身颤抖,高潮一下子就来了,趴在我身上,抖个不
停,这是她极度高潮的表现。
「爽吗老婆。」过了一会,妻子慢慢的醒来了,我问道。
「嗯~ ,妳们叁个坏蛋。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家……」
「妳爽了,我们还沒爽呢,怎麽样,满足我们吧。嫂子。」小张说道。
「就妳坏,我一直认为妳哥最坏,沒想到妳比他更坏。」妻子撒娇道。
「好好,我是坏蛋,那……现在坏蛋要耍坏了啊……」小张逗到。
「老婆,我们都沒射呢,下面可要3P了啊。」我说到,「这次可是真正的
3P啊,妳的叁个小洞要加油哟。」
「哼,来吧,谁玩儿谁还不一定呢。」
「好,弟兄们,冲啊。」我喝了一声。让小张躺下,然后让妻子跨坐在他身
上,慢慢把鸡巴插入,小李跪在后面,给老婆的肛门抹上润滑油,老婆的小嘴,
当然是我的了。
「嘶……慢点,嘶,慢点……」
「小李哥哥,妳的龟头太大了,慢些啊……」小李的鸡巴虽然不粗,但是龟
头特大,有点不相称。
长痛不如短痛,衹要龟头进去了,剩下的就是享受了,想到这,我对小李说:
「快,一下子进去,然后不要动,让妳嫂子适应一下。」
闻言,小李用力一挺腰,「啊……死了,饶命啊……」
也是的,老婆身上的叁个洞,已经有两个被鸡巴插入了,这还是第一次呢。
怎能不爽。
这是一幅多麽美妙的图画啊,一个身材傲人,面目妖娆的美人,趴坐在一个
男人身上,前面嘴叼着一个男人的鸡巴,后面两个洞各自插着一根大鸡巴,
叁个雄壮的男人,不遗馀力的操着这个淫荡的女人「啊……啊……好爽,操我,
妳们太能操我了,主人啊,我是母狗,妳们的贱母狗,操死我了啊,操死我家的
女人吧,啊……老公,我爱妳,妳也来操我,我妈妈,我妹妹都让妳操……」
「贱货,我要操妳大姐」
「老公,不要说她,求妳了,啊……求妳了,妳操死我吧,不要操我大姐,
妳们都操我吧,放过我大姐……」
「不说是吧,停。」我一声令下,叁个人忽然都停了下来。
「啊这……不要停啊,求求妳们了,各位大爷,给我啊,快,给我……」
老婆苦闷的晃动着身子,不停的哀求着我们。
「让我爽了,就让妳爽,否则,嘿嘿……」我说道。
「小张,操一下。」
「啪」小张小腹收了一下,然后用力一顶,大鸡巴盡根而入。
「啊……」「唔,怎麽停了,给我啊。求妳了,嗯……」
「那妳就把妳大姐捎上,又不是沒说过,快,」我用力的打了一下她的屁股。
「啊,还有我大姐,我大姐也让操,操啊。都操死吧……」
「继续!」
……
「啊……爽,爽死我了,嫂子,妳太紧了,给妳……啊……」屁眼的小李
第一个射了。
「啊……」啪,啪,啪,啪……小张也快了,腰部用力,一次比一次勐。
「嗯……哦……死了,我要死了……嗯……」妻子忍不住了,又一次高潮来
了……
「射了,射了……操死妳,嫂子,给我生孩子啊……」小张也射了……
妻子来了第二次更勐烈的高潮,浑身瘫软,伏在小张身上,屁眼,阴道,
嘴都流出了乳白色的精液……
过了好一会儿,四个人都醒过劲来了,「我去洗洗,」妻子先说到。
「妳们去吧,陪嫂子好好洗洗,」我吩咐他们到。
「得令……」小张夸张的叫道。然后和小李一边一个,陪着老婆去洗澡了,
我则躺在床上休息,回味着刚才老婆的淫荡。
不一会儿,她们就回来了,四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实在是睡不下,于是就决
定小张和小李睡书房,,我睡卧室,妻子前半夜陪他们,后半夜陪我。
「老公,我过去了啊,」老婆穿着性感的睡衣,在门口含情脉脉的望着我。
「去吧,去吧,小荡妇。」
我静静的躺在床上,隐约听到隔壁屋传来的欢淫声和老婆的娇笑声,不由
咧嘴笑了笑,当初那个娇羞的小姑娘,那个一见生人就脸红的美女,现在居然能
在叁个男人胯下呻吟,享受,现在又去找两个陌生人挨操,又想起了结婚以后两
个人的激情幸福的生活,生孩子后一家人温馨的生活,还有两个人之间激情的平
淡,性爱的例行公事,虽然沒有吵架,但生活确实是平淡而无味的。
一直到被媒体炒作起来的「一枝独秀」换妻的出现,我才在网上发现了这个
激情调节的故事,跟妻子一起讨论这个问题,一起评价网上或真或假的文字,终
于,在我的引导下,我们统一了思想,开始了3P之旅,过程就不多说了,大同
小异,发帖子,加群,视频,见面,吃饭……
「老公,我回来了,」什麽时候老婆回来了,我都沒有发现。
「想什麽呢老公。」见我发着呆,妻子很温柔的靠过来,小心的问道,心
可能觉得自己刚才太放纵了,引起了老公的不满。
「是不是刚才我太贱了」
「妳想哪儿去了,我再回忆当年的那个害羞的小女孩儿呢。怎麽不见了」
「妳……唔……」
我不等她说完,一口吻上了她。
良久,两唇分开。「老婆,我爱妳。」
「我也是。」
……
这个个晚上,我和妻子相拥着,不知道妻子什麽时候睡着的,反正我很快就
睡着了,早上被尿意憋醒,看看表,才6:00多一点,妻子正在我怀睡得香
呢。我忍不住把手伸到了她的高挺白嫩的乳房上,摩挲起来,又趴上去吮吸咪咪
头,不一会儿,妻子就醒了,「幹什麽啊,还沒够」
「沒够,要不,妳在过去玩儿一会」
「还玩儿啊我……昨晚他俩每个人都操我两次,我哪儿现在还肿着呢。」
「啊我看看,我看看。」我顺势就想掀被窝。
「幹嘛啊,有妳这样的老公吗,我哪儿都肿了,还幸灾乐祸的逗我。」妻子
娇嗔道。
「嘿嘿……」我的老脸也有点红了,妻子说的沒错嘛。
我去解个手,回来接着睡,一下子就睡到了九点多,起来一看,小张和小李
都醒了,在看电视呢,不过声音调的很小,这也让我感觉很舒服,这两个人还是
比较有素质的。
「大哥醒了」小张问道:「嫂子呢」
「哦,还在睡呢。」
「那……我们进去叫她」小张笑嘻嘻的问我。
「呵呵……去吧。」我知道小张的意思,让他们再疯狂一次吧,这样的体验
毕竟不是经常性的。
等我洗漱完毕,痛痛快快的拉了一通,时间已经过去一二十分钟了,我刚到
客厅,就听见卧室传来一阵娇喘声,呻吟声,还有「啪,啪,啪」肉体撞击的
声音,悄悄地走过去,哇塞,好淫荡的一幕啊,衹见妻子跪趴在床边,屁股高翘,
腰部下沉,上半身又高高的扬起来,光滑白嫩的皮肤在流缐型的身体上发出诱人
的光芒,小李站在地上,粗大的鸡巴一深深地一下下的插我的娇妻的阴道,小张
跪在妻子的头前,妻子正给他口交,前后两个人都毫不心疼的一下下盡根而入,
尤其是小李,每一下他的小腹都要狠狠的撞击妻子的屁股,妻子说不出话来,也
无法反抗,任由他们操着,嘴巴被小张的鸡巴塞着,衹能含混不清的「唔唔」着,
来表达自己的快感,有时候小张插的深了,又是忍不住的一阵幹呕声,妻子给了
小张一个白眼,想说什麽也说不出来,衹能在哪忍受着,其实应该是说享受着
他们两个大男人的抽插。
小李先射了,但还是捨不得把鸡巴从老婆的阴道抽出来,小张也快了,抓
着妻子的头发,下半身一下下的抽插着妻子的小嘴,妻子已经被插的神志不清了,
衹有鸡巴插入喉咙时才条件反射的幹呕两声。
「我要射了,啊……」小张迅速的抽出鸡巴,用力的用手捋自己的鸡巴,一
股股乳白色的精液射满了妻子的面庞,头发上也有一些。
稍稍喘口气,小张把床头柜上的湿巾递给了妻子,让她擦擦,小李也拿起湿
巾帮老婆擦,「洗个澡吧,擦擦不行,擦不凈的。」妻子说。
「好啊,我们一起去吧。」小张和小李都说。
叁个人就这样赤身裸体的向卫生间走去,看到我坐在客厅,妻子有点不好意
思了,我笑笑,「去洗洗吧。」
「嗯……」妻子快步向前走,两个壮男对我一笑,也跟过去了。
等他们洗完出来,小李和小张穿戴整齐,向我告辞,我也不留了,衹是他俩
问什麽时候还可以再一起玩儿,我就说随缘吧,什麽时候合适就什麽时候玩儿。
下午,和妻子去超市转了转,买了些礼品,晚上好好总结了一番,就早早睡
了,第二天,也就是春节,我们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完】